<track id="tdptx"></track>

    <thead id="tdptx"></thead>
    <address id="tdptx"></address>

    <track id="tdptx"></track>

    當前位置:首頁 長江資訊 文學天地 散文 正文

    窗與窗外

    作者:楊涵璟 文章來源:人民長江報 發布時間:2018年09月06日

    窗外,一個人,一頭牛,一張犁,一幅畫,掛了幾千年——這是父輩的詩,父輩的窗外。

    我的窗外是高聳的樓宇,是熙熙攘攘的人群,是東逝的江水,是寂寞的老槐。

    窗,讓我成長。

    幼年很寂寞,父母工作忙,小區里又沒有同齡的孩子,父母當然也不放心讓我在外面野著玩,所以就把我鎖在家里。我那時很乖,沒有哭也沒有鬧,就乖乖地待在家里,坐在靠窗戶的電腦前,自己陪自己玩。

    長久地坐在窗前,上網、聽歌,電腦看久了,也覺得厭倦。就捧本書坐在窗邊曬太陽,當然幼小的我拿的書也僅僅是那些畫冊和帶拼音的讀本,但我覺得這是種快樂,有時候興致來了也會取一張白紙,在上面信手涂鴉,畫一些連自己都看不懂的“抽象畫” 。

    更多無聊的時候,我就趴在窗子上看窗外,極目遠眺是浩瀚的長江,遠遠望去,只看得見江上的桅桿。看得久了就把目光移到近處來,窗外有一棵老槐樹,蔥蘢的樹葉像一把大傘,樹枝里有一些小鳥嘰嘰喳喳地叫著,很是熱鬧,我就想,鳥兒們一定在玩游戲吧,不然它們為什么那么開心呢?那時我多想變成一只鳥,因為變成一只鳥,就有了同伴,就有了游戲,就可以玩耍。想終歸只是想,我根本就長不出翅膀。槐樹那邊有一條街道,商鋪里有進進出出的人。再看過去,就是一排排的樓房,很高很高,一家家的陽臺上晾曬著五顏六色的衣裳,有時候,太陽會將那些窗玻璃的光反射過來。我常常想,那些窗戶里面,是不是也有像我這樣自己陪自己玩的小孩?我恨不能擁有孫悟空的七十二變本領,我想我只要有一變就行,讓我能飛到那些反光的窗子里看看,有沒有能找到的玩伴?

    我最喜歡在有陽光的午后,隨性歪在一把躺椅上,這時會有一些飛蟲喑喑嗡嗡地在窗口飛來飛去,此時慵懶的我與它們仿佛有了通關密語,我似乎聽懂了它們的語言,我想像那一定是他們吃完午飯后舉家出來散步了,齊享這溫暖的午后陽光。有時看到這一幕我也會感到一絲悲傷,我會想做那個不知名的小蟲,我羨慕他們能有父母的呵護,兄弟姐妹的陪伴,我想他們一定是快樂的吧。

    一天結束,迎來父母回家,晚飯后他們會帶著我出去玩耍一會,這時小區里有一些熟識的人與父母打招呼,說起我,他們會微笑著夸我真乖,能那么安靜地待在家里。我真想說我一點也不想待在家里,一個人好無趣。可看著他們異口同聲地表揚我,我也只好微微笑著閉緊嘴巴隨他們戲說。也許她們真的不懂小孩子的感覺吧?難道他們沒有童年嗎?他們的童年也是像我一樣關在籠子里長大的么?他們一點也看不出我的笑容里的那一絲落寞?

    黃昏的玩耍是伴著大人的交談而結束的,他們大多談的是一些家長里短,生活瑣事,這也是一扇窗,這扇窗子里,我了解到了大人們的世界,有溫暖、有真情,也有虛偽、有圓滑。或許大人之間的夸贊也僅僅是禮節上的寒暄而已罷,我就這樣在孤獨中慢慢長大。

    窗,與窗外,讓我成長,讓我在思考中深刻,在寂寞中通靈,在了解中懂得,我漸漸看到了生活的真實面目,我在沉靜中學會了思索與自省,慢慢讀懂生活。

     

    責任編輯:周愿
    這個用來記錄和顯示點擊數:
    重庆时时彩5位精准预测

    <track id="tdptx"></track>

      <thead id="tdptx"></thead>
      <address id="tdptx"></address>

      <track id="tdptx"></track>

      <track id="tdptx"></track>

        <thead id="tdptx"></thead>
        <address id="tdptx"></address>

        <track id="tdptx"></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