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tdptx"></track>

    <thead id="tdptx"></thead>
    <address id="tdptx"></address>

    <track id="tdptx"></track>

    當前位置:首頁 長江資訊 文學天地 散文 正文

    追云逐雨

    作者:秦延安 文章來源:人民長江報 發布時間:2018年08月09日

    一場雨,一周之前在云圖中就被發現了。網絡、電臺、報紙充斥著水汽,人們的出行計劃和閑談中漸漸彌漫潮濕。云的路并不通暢,雷跟不上隊伍,天氣預報反復強調內容,雨的落點和時間逐漸逼近,就像一場盛大的巡演,引人追逐。又像制酒一樣,在長久的發酵醞釀中,不斷生長蓬勃。

    風像牧人甩出的長鞭,將空中四散的烏云如驅趕羊群一樣,逐漸歸攏。黑壓壓的烏云遮住了整個天空,越聚越厚,越積越沉,就像天要坍塌下來。那大兵壓境似的直逼心胸,讓草木都戰栗起來,河水更是聞風而動,忽閃忽閃著驚魂不定。終于,天像塌了似“嘩”的一聲,雨,鋪天蓋地的傾瀉下來。

    那密不透風的雨,如一張大網籠罩著大地。抬眼望去,滿天滿地都是雨,密密麻麻如集市上人頭攢動似的。多少年了,都沒有見過這樣大的雨。即使躲在屋子里,山鄉的人仍是膽戰心驚。屋后的山被雨水東拉西扯著。那堅硬的暴雨不僅侵入大山的肌體,并試圖掀動山體。經年草木結成的外衣,根本經不住這樣的利爪,即使碗口大的山石,都在雨水的撬動下滾落。泥石流如地龍般發出呼嘯,那種震天撼地的不可一世,似乎隨時都可能掀翻山腳的房子。那些被泥石沖毀家園的景象,讓人欲哭無淚。一生的心血半世的家園,就這樣被毀了,還好人沒受傷。而這些泥石流并沒有至此罷手,而是和著四處跑來的雨水,最后都擠入到河里。

    大河小河都是萬馬奔騰。水疊加著水,它們互相推搡、擁擠、搶道。河被撐得滿滿的,擁得嚴嚴實實。水勢兇猛,濁浪翻滾。遠遠地只見一根一摟粗數米長的大樹隨浪濤迅疾而下,轉眼間沒在橋下,隨后轟的一聲悶響,橋身一陣震顫,令人不寒而栗!洪水一浪趕一浪,洪峰一波接一波,穿山越嶺,經村過鎮,不斷前進。雨的磅礴助長了水的氣勢,就連平日巍峨的水庫都退而避之,敞開口子,讓洪水趕緊過。

    一場雨攪動了無數條河流,也牽動著千萬人的心。渭河、漢江、嘉陵江先后超過警戒和保證流量……看著洪水滔天,不知所措的人們翹首以待地等著防汛指揮部的信息,防汛指揮部焦急地等待著水文部門的信息,因為只有他們能說清天上下了多少雨,河里漲了多大的水,水什么時間走到哪里,會有多大。只有掌握了這些,防汛指揮部才可以通知市縣是否組織人員撤離。不停地監測雨水、河水,枯燥的數據如河里的水不停地疊加出新值,推演、會商、換算,得出一個個預警預報信息。拿到數據的防汛指揮部立即啟動應急預案。漢江一號洪峰、渭河一號洪峰先后出現,雖然洪水涌進了略陽縣城,洪水灌進了寧強縣城……可是這里早已是人去樓空……

    追云逐雨,讓水文人再一次趕在了洪水的前面,鎖住了蛟龍。雨停了,云散了,太陽出來了,河里的水也疲軟地躲到了河中間,就像一條落水狗般灰溜溜地……

     

    責任編輯:周愿
    這個用來記錄和顯示點擊數:
    重庆时时彩5位精准预测

    <track id="tdptx"></track>

      <thead id="tdptx"></thead>
      <address id="tdptx"></address>

      <track id="tdptx"></track>

      <track id="tdptx"></track>

        <thead id="tdptx"></thead>
        <address id="tdptx"></address>

        <track id="tdptx"></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