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tdptx"></track>

    <thead id="tdptx"></thead>
    <address id="tdptx"></address>

    <track id="tdptx"></track>

    當前位置:首頁 長江資訊 文學天地 散文 正文

    翻山越嶺一萬里(二)

    作者:袁衛中 馮傳勇 伍勇 文章來源:長江水利網 發布時間:2018年08月08日

    尋找母古龍

    龍,肯定是神秘的,要不怎么會見首不見尾?尋龍之路,也必定是艱險的,風雨兼程,應該是少不了的。所以,去母古龍水庫之前,我們是有充分思想準備的。

    “母古龍”是什么意思我不知道。但聽說“母古龍”是摩梭族語,摩梭族是我國唯一僅存的母系氏族社會,主要居住在云南寧蒗和四川鹽源、木里等地。說到這里,你應該已經知道,母古龍所在的地方,一定不那么容易去,即使它不是龍,只是一座小型水庫。

    經過前面的實戰,磨合了隊伍、檢驗了車況、考查了司機,感覺兵強馬壯、士氣正旺,是該干點“大事”的時候了。遂夜觀天象,近幾日的連連大雨,好像也有消停的跡象。心里琢磨著今夜過后,山洪、泥石流、塌方、滾石等災害,該發生的應該已經發生了,并且天氣預報顯示,一兩天小雨后,又將進入連連大雨期。中間的空當,機不可失,由此下定決心:尋龍去!

    單程200多公里,導航顯示需要近8個小時,從西昌出發,當天是完不成的,于是查完眼下這座水庫,立馬趕往離母古龍水庫更近的鹽源縣住宿。對于我們的安排,徐局仍然笑而不語。我們明白,他負責3個小組,不可能全程帶著我們,這應該是放手讓我們鍛煉、學會自己拿主意的意思。當然,如果我們的安排存在問題,他肯定會及時“撥亂反正”。

    早上再次查閱天氣預報、打聽這個方向的道路情況,于是一行人迎著小雨上車趕路。出城不久,便是沒完沒了的盤山公路,彎急坡陡,發動機喘著粗氣,“白龍馬”駝著我們,繞著山體吃力地爬行,似蜿蜒也似螺旋,除了迎面交會的車輛,全程基本看不到村莊和行人。爬完山、下完坡,汽車駛入深山峽谷,彎還有但坡不陡,心情也稍微放松起來。雨后的山谷,山間云霧繚繞,空氣濕潤清新,不由放飛思緒,自在游走幾回……

    “前方落石”“路基懸空單邊通行”……一塊接一塊的警示牌把我們拉回到現實,這才發現危機四伏。上方是陡峭的山體,飽蘸雨水,撐不撐得住是個問題;路下是奔騰洶涌的山洪,口吐白沫,咆哮聲響徹山谷;路邊一塊塊大大小小的石頭,從眼前一閃而過,有的還帶著新鮮的泥土,顯然剛掉落不久,還沒來得及清理。司機緊握方向盤,全神貫注,以便盡快離開此地。我們緊盯著山壁,了望著落石,如果掉頭能夠確保安全,我們肯定毫不猶豫!這種時候,除了前行,哪里還有選擇!導航顯示只剩余80公里,但感覺像是開了一個世紀。徐局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全程鎮定自若,這讓我們踏實了不少。

    懷著忐忑的心情,終于接近了水庫。最后的一兩公里,不知道能不能叫路,兩側野草齊腰,汽車只好“破草”前進,偶有荊棘擦著車身,發出吱吱的聲音。終于上了大壩,發現水庫已經放空,奇怪的是聽得見水響卻看不見水流,平添許多神秘,循聲找去,才發現一條渾濁的溪流,就在水庫旁邊流淌。沿溪上行,在上游二三百米的地方,原來修建的攔沙壩已經損毀,母古龍已有掙脫鎖鏈的跡象,需要引起警惕!

    一行人來到鎮政府,查閱完有關資料,交換了意見。臨別時,其負責人說最近山體塌方嚴重,提醒我們回程注意安全。聽話聽音,感覺不像一般的客套之辭。后來才知道,前幾日一輛小車被落石擊中,有人受傷,目前正在醫院接受治療。

    龍潭虎穴,不是隨便可以去的。現在想起來,仍然有些后怕。

    奔襲長海子

    深入龍潭之后,我們決定一鼓作氣,拿下高原明珠——長海子水庫!

    長海子水庫位于涼山州木里藏族自治縣,是我組本次督查工作中最高的水庫,海拔3600米。前一天晚上制定“作戰計劃”時考慮到木里縣海拔高,大家可能會有高原反應而影響工作,我們決定長途奔襲,完成任務后當天即返回駐地。

    早上出發前,習慣性打開微信工作群,看到攀枝花、雅安等兄弟督查組都在戰高溫斗酷暑的消息,暗自慶幸之余,查看了木里縣天氣預報,這一看不得了,最高溫度只有15度,這真是冰火兩重天啊!徐局微笑著給大家鼓勁:沒問題,不行咱們車上開暖氣!經歷了“尋龍之旅” 的艱險考驗,再次踏上蜿蜒、陡峭的山路,依舊可見新鮮的落石和警示標牌,但大家心中淡定許多,后來才聽本地人介紹,這條路和昨日的“尋龍之路”正是涼山州行車風險最大的兩條路線!山路漸行海拔漸高,霧越來越濃,“白龍馬”行走在盤山公路間,仿佛置身于人間仙境,但安全問題也隨之而來,司機小李及時打開了雙閃和霧燈,時速也降到了不足10公里,不斷鳴著喇叭,摸索著前進。如果以這樣的速度,到木里得開到明天。好在“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濃霧路段只是一小部分。穿越大霧后,竟然是晴天!憋久了的“白龍馬”,駝著我們歡快地爬到了山頂。忍不住回望來時的路,才發現我們穿越的其實是云層,潔白如哈達,繚繞在山間。此山有多高?高聳“穿”云更符合實際,讓我們摸索前進的濃霧,原來只不過是它的衣帶子!好在小李山路駕駛經驗豐富,一路行來有驚無險。

    行車將近3個多小時,終于到了木里縣城,離長海子水庫只有20來公里,半個小時左右的車程。按照督查細則要求,我們拿出手機準備通知相關責任人,當看到技術責任人名叫阿朗的時候,不禁暗自擔心,看名字再聯想此處是木里藏族自治縣,那必定是位藏族同胞啊,不知道普通話說得咋樣?沒想到一個電話打過去,另一頭傳來甜美的女聲,普通話比咱還標準!電話里阿朗表示會及時準備相關督查資料,并將準時趕往水庫現場。

    山路漸緩,“白龍馬”帶著我們安全抵達了長海子水庫,此時阿朗和水庫巡查員已在水庫大壩上等候。經過前兩日的配合,督查組合作起來更加默契,阿朗向徐局簡要介紹大壩的基本情況,并交換意見。果真巾幗不讓須眉,阿朗對水庫的各個方面都非常了解、如數家珍,從水庫的基本情況到除險加固工程,從汛限水位到巡查管理要點,對督查組的問題都能做到有問必答。伍哥對大壩安全很在行,工作認真負責,任何可能出現的隱患都逃不過他的火眼金睛!在認真查看了壩體、溢洪道、泄水閘同時,了解到長海子水庫是2016年剛剛進行過除險加固的水庫,大壩硬件和管理情況都比較到位,我們放心不少。

    此時已是下午一點多鐘,早已饑腸轆轆,阿朗和水庫巡查員向我們發出了共進午餐的熱情邀請。怎奈督查紀律在身,我們只好一再婉拒2位藏族同胞的一片心意,返程途中好不容易找到個路邊小店,泡了碗方便面草草充饑。徐局50多歲了,在三四千米的高原,和大家一樣吃著方便面,我們內心十分自責,更為領導與我們同甘共苦而感動!

    身穿短袖的我們,雖然凍得瑟瑟發抖,但心中卻暖意蕩漾。親眼看到難于上青天的蜀道如此暢通,親眼看到漢、藏、彝等多族同胞和諧共處,親眼看到山區小型水庫大壩堅固、管理規范……內心自豪感油然而生。

    責任編輯:王君立
    這個用來記錄和顯示點擊數:
    重庆时时彩5位精准预测

    <track id="tdptx"></track>

      <thead id="tdptx"></thead>
      <address id="tdptx"></address>

      <track id="tdptx"></track>

      <track id="tdptx"></track>

        <thead id="tdptx"></thead>
        <address id="tdptx"></address>

        <track id="tdptx"></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