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tdptx"></track>

    <thead id="tdptx"></thead>
    <address id="tdptx"></address>

    <track id="tdptx"></track>

    歷史人文

    歷史人文

    流域綜述
    流域行政
    歷史人文
    社會經濟
    治理開發
    環境保護
    古地理

    長江流域經歷了長期的地質發展和古地理演化歷程,至少在早元古代至晚太古代時期,華南地區就保留有地層記錄。元古代時期揚子板塊成型。早古生代后期,揚子板塊與華夏板塊拼合形成華南板塊;秦嶺微板塊與華北板塊拼合形成北秦嶺古造山帶。晚古生代后期,南秦嶺洋逐漸閉合,海域逐漸萎縮。晚古生代金沙江洋開裂,羌塘板塊、岡底斯板塊等仍處在南半球與印度板塊等為一體。因此至古生代末,長江流域尚未形成統一塊體。

    進人早三疊紀,長江流域基本上繼承了晚古生代的古地理面貌。華南地區除川滇、華夏古陸及龍門等古島外,長江流域中、東部為上下揚子淺海覆蓋,浙贛湘桂一線存在一深水海槽。流域西部仍為昆侖、巴顏喀拉——松潘——甘孜深水海槽。以唐古拉古陸為主體的羌塘板塊已向北移,使金沙江洋盆消減萎縮,藏南為深水海槽。流域北緣南秦嶺仍為海域覆蓋,古秦嶺山脈僅限于北秦嶺一帶。

    三疊紀后期的印支運動徹底改變了長江流域及相鄰地區的古地理面貌,至佛羅紀古地理面貌有很大改觀。首先,隨著華南板塊與華北板塊的碰撞,秦嶺海槽消失,古秦嶺山脈形成,成為分隔華南、華北的天然分界。其次,羌塘板塊與華北——塔里木板塊的碰撞使昆侖、巴顏喀拉——松潘——甘孜海槽消失并隆升為山地。上下揚子淺海成陸,中部川滇古陸形成一巨大的內陸湖盆。中下揚子地區發育了荊當湖、漢南湖、下揚子湖等,贛湘粵地區殘余一個連通太平洋的海灣。

    白堊紀時期長江流域古地理又發生了重大改觀。岡底斯板塊的北移導致念青唐古拉海槽消失,藏北山地形成。古秦嶺——大別山脈進一步隆升。川滇內陸湖盆萎縮,江漢——洞庭湖盆和蘇北湖盆形成,贛湘粵海灣消退。

    第三紀時期,長江流域及鄰區古地理面貌又有明顯變化。藏南海槽最終消失。流域中、東部湖盆萎縮,川滇內陸湖大部消失,僅在成都一帶殘余一小型湖;江漢——洞庭湖盆縮退,殘余南襄湖和江漢湖盆。蘇北湖盆和東南湖群也縮到蘇北一帶。華南、西南及青藏高原一帶均為高地或山地,西南和青藏高原發育較多小型山間湖盆。此時古長江的輪廓尚不清晰。

    進入第四紀以后,新構造運動使第三紀末廣泛分布的準平原地貌產生了分化。青藏高原強烈隆升,喜馬拉雅山脈和唐古拉山脈形成,云貴高原、四川盆地和鄂西高原相對抬升,長江流域階梯狀東西分異的地貌格局逐漸形成。

    早更新世時期,長江處于分段獨立發展的原型狀態,大致可分為古金沙江、宜賓——宜昌段古長江和湖口以下段古長江三部分,東西貫通的長江尚未形成;也有學者認為古長江水系形成于早更新世初期。早更新世是長江流域第四紀湖泊的發育期,江漢盆地的古洞庭湖、南陽盆地的南襄湖及古鄱陽湖、古蘇北湖群發育;同時,川滇西部分布一系列近南北向的斷陷湖泊。

    早更新世晚期,新構造運動又趨劇烈。至中更新世,我國三級地貌階梯基本成型。西部青藏高原強烈隆升,東部平原相對下降,由此加劇了地表水系的溯源侵蝕作用。早期獨立發展的古長江各原型河段逐步連通,統一的古長江水系基本形成。隨地形高差增加,盆地物源供應充分,湖泊淤塞加快,古洞庭湖、南襄湖、古鄱陽湖和蘇北湖群均有較大萎縮。

    晚更新世時期,青藏高原已隆升至3000m以上。喜馬拉雅山脈阻擋了部分印度洋暖濕氣流北上,使我國內陸降雨量有所降低,氣候趨于干旱化,長江流域各湖泊范圍進一步縮小,古洞庭湖、古鄱陽湖大部分時間面積很小,河網切割。受末次間冰期氣候溫暖的影響,海平面上升,海水溯江而上,可達鎮江一帶。蘇北平原至杭州灣近海地區曾為海水淹沒。至晚更新世末期的末次冰期,海平面下降約150m左右,海水自蘇北退出,海岸線移至今長江口以東約600km處,整個東海和臺灣海峽都成為陸地,此時古長江河谷切過東海黃海大陸架,向東北方向經朝鮮海峽注人日本海。

    全新世時期,長江流域古地理面貌已和現代基本一致。末次冰期以后,氣候逐漸變暖,雨量充沛,湖沼森林廣布,動植物繁盛,優良的自然環境適宜人類的生存與發展,孕育了長江流域燦爛的史前文明。中全新世時期,江漢平原北部分布著北連漢江南接長江的古云夢澤,后因長江和漢江的泥沙淤積、三角洲擴展而逐漸消亡。古洞庭湖在中全新世時期隨著古云夢澤消亡和長江的南移而逐漸擴大,至元明清進人鼎盛時期,“周極八百里”。清末以后,由于四口分流加速泥沙淤積和人工圍墾等原因而日漸萎縮。鄱陽湖曾于晚更新世末期幾近消亡,中全新世重新成湖,宋元時期鼎盛。太湖基本山形成于中全新世,后經歷多次水陸交替,近代也進人收縮期。

    中下游主要湖泊變遷

    長江中下游平原及其三角洲地區,是我國湖泊分布密度最大的地區。這些湖泊大多是與新構造斷陷與河床演變有關的構造湖或河成湖。

    泥沙大量淤積、洲灘迅速發育。圍湖造田不斷發展是本區湖泊發生迅速演變的主要原因。據不完全統計,僅長江中下游湘、鄂、贛、皖、蘇5省,因圍墾而消亡的湖泊面積就多達12000km2,其結果是導致湖泊對江河的調蓄作用日益減少,湖泊生態系統及資源組成遭到不同程度的影響和破壞。

    【洞庭湖】燕山運動的斷裂作用在今湖區產生了地塹式的拗陷,形成了洞庭湖盆的原始雛型。隨著湖盆多次下沉,古云夢澤逐漸解體,荊江洪水南移,湖盆積水逐漸增加,湖泊面積擴大,發展成為煙波浩渺的“八百里洞庭”。1825年,湖面達6000km2。

    19世紀以后,由于奪沙改道,大量分泄江洪,泥沙入湖量增多,形成高洲,圍成垸田。據1956~1977年實測資料,平均每年進入洞庭湖泥沙為1.32×108m3,其中長江三口來沙占82.6%,每年從城陵磯輸出沙量只占入湖總量的26.5%,四分之三的泥沙沉積在洞庭湖內,平均每年淤高3.2cm,大水之年可達4.6cm。1977年湖面為2740km2,1984年為2691km2,1995年實測湖泊面積僅為2625km2。河流挾沙入湖是洞庭湖淤積的重要原因。

    人類的圍湖墾殖是洞庭湖淤淺變小的另一重要原因。20世紀的二三十年代,豪紳在洞庭湖區競相圍湖筑堤,湖泊面積迅速縮小。到50年代初期,大面積圍湖造田,加速了天然湖面的萎縮進程,1978年從衛星實拍照片測算,枯水期湖水面僅1070km2。

    在湖面迅速縮小的同時,洞庭湖水深也在迅速變淺,湖泊容積銳減。1983年洞庭湖容積為174×108m3,只有1949年的45%,1995年實測湖泊容積為167×108m3(城陵礬水位33.0m),湖泊調蓄能力大為降低,洪澇災害日趨嚴重。現今的洞庭湖已演變為以陸洲為主體的平原——湖泊景觀了。

    【四湖地區】位于荊江北岸,是江漢湖群的重要組成部分。這片河間洼地原為內陸湖,因自然淤淺及圍湖造田,致使湖泊日漸被分割、肢解,遂形成今日“星羅棋布”的面貌。20世紀20年代,湖泊總面積為1949.2km2。歷史上幾次特大洪水年,荊江大堤決口,洪水泛濫四湖地區,致使眾多洼地積水,湖面擴展,四五十年代湖泊面積增加至2033km2。50年代以來,淤積和圍墾使湖群急劇縮小乃至消失,湖泊總面積已減至844km2。盲目圍墾,減少了湖泊蓄水面積,導致大片墾區常年積水,地下水位抬高,影響農業生產。

    【鄱陽湖】在歷史時期的消長和每年季節性水位變化都比較大,汛期碧波萬頃,枯水時水束如帶,灘地出露,是典型的吞吐型湖泊。

    距今1500年前,由于長江主泓道南移至湖口一帶,長江江水阻礙了鄱陽湖北去的泄水,淹沒了眾多古代城邑,使鄱陽湖面積迅速擴大,唐初湖面擴至約6000km2。

    唐末至明初,贛江等五河三角洲迅速伸展,由于開辟農田,建筑農舍,使鄱陽湖水域大為縮小。明代中葉長江張家洲的出露和東南移,再次束窄湖口入江斷面,加上梅家洲繼續發展,明清以來鄱陽湖又一次擴張。贛江、修水的三角洲前緣地帶已屯墾的農田、村宅均被水淹。

    20世紀70年代前,在湖的偏南部,即五大河下游的出口沖積平原處,由于大面積圍墾、水土流失加劇和三角洲加速充填湖盆,鄱陽湖水位呈上升趨勢。

    【巢湖】是在構造盆地基礎上發育起來的典型斷陷湖。一萬多年前,奠定了巢湖的基本形態。初期湖泊面積達2000多km2,但宋代以前的200多年間,湖泊面積就縮小了五分之一。據史料記載,在明末清初,三河鎮是瀕臨湖濱的重鎮,經過300多年的變遷,如今三河鎮已距湖邊約10km,杭埠河入湖河道也北移入豐樂河,匯合后流入巢湖。

    【太湖】成湖不超過2000~2500年歷史。春秋戰國以前,太湖地區原是陸地的沖積平原,后因氣候變化引起洪澇災害,地面被洪水淹沒,加之泥沙淤塞,人類圍墾,引起河道渲泄不暢,澇水內積,許多洼地積水成湖,太湖就是在原有河道基礎上因洪泛而擴展成湖的。近代太湖的變遷以東太湖地區最為突出。唐代湖水可達吳江塘岸。

    洞庭東山和西山原為湖中兩大島嶼,后因東山與木讀間泥沙淤積,灘地擴展,至清代中期,島與沙洲相接,使東太湖成為太湖的一大湖灣。近一二百年來,因東太湖東岸和西北岸淤積加甚,加之圍墾湖灘地,東太湖實際上已成為一個狹長見阻水嚴重的淺涸湖區。

    20世紀六七十年代,太湖及其周圍湖群,因圍湖種植和圍湖養殖,湖泊面積減少13.6%,消失或基本消失的湖蕩有165個,合計面積161km2。其中以太湖、隔湖最為突出,太湖西北的馬跡山島因圍湖造田已與陸地相連。隔湖的北、東、南面因加速圍湖,使原有湖面大為縮小。

    歷史干旱與洪澇
     

     

    我國大部分地區屬東亞季風氣候。隨著季節的轉換,盛行風向發生顯著變化,氣候的干濕和寒暑狀況交替。長江流域除江源和金沙江地區受青藏高原季風影響外,大部分地區為副熱帶季風區。

    東亞季風在北進和南退的季節轉換中,在長江流域有兩段相對穩定時期,形成兩段暴雨洪水多發階段:一是6月中旬至7月上旬 長江中下游地區的梅雨季節;二是7月中旬至8月中旬長江上游和漢江上游的盛夏集中降雨季節及其以后的秋雨階段。夏季風與冬季風的交替雖然年年皆有,但其發 生遲早、強弱、停滯階段和交綏地帶各年不同,季風活動的顯著異常時有發生,造成長江流域初夏梅雨季節和盛夏集中降雨季節的長短及降雨量多寡差異甚大。在地 形條件、河網特性、農作物生長和人類活動等因素影響下,形成程度不等。地區不同的旱澇災害變化。

     

    長江流域各地區發生干旱與洪澇災害的史料記載悠久,最早的旱災記述在漢惠帝五年(公元前190年)“夏,大旱,江河水少,溪谷絕”(《漢書·五行 志》);高后三年(公元前185年),“夏,江水、漢水溢,流民四千余家”(《漢書·高后紀》)。從大量史料中選擇記述詳實和可比性較好的歷史時期典型旱 災年份有公元1671、1679、1778和1835年;典型水災年份有1586、1663、1788、1831、1853、1867和1870年。上述 典型旱澇年絕大部分集中在清代,這主要是清代距今最近,歷史文獻資料保存較好,記述較詳,并不能說明清代旱澇災害最為頻繁。清代以前的一些嚴重旱澇年事 件,或記述簡略,或文獻不全,多數從略未選。近百年來,長江流域也出現過比較嚴重的旱澇災害典型年份,有大量的實測資料和分析研究文獻,可供參考,此處未 列入。選列的11個典型旱澇年,根據歷史文獻記述的災情嚴重程度,各用3級予以區分,即:干旱、大干旱、嚴重干旱和水災、大水災、嚴重水災。

    長江流域旱澇災害的地域分布特性極強,各地區發生不同程度旱澇災害的差異甚大。根據中央氣象局(現稱中國氣象局氣象科學 研究院主編的《中國近五百年旱澇分布圖集》(1470~1979年)資料,旱澇系列采用5級表示:Ⅰ級——澇,Ⅱ級——偏澇,Ⅲ級——正常,Ⅳ級——偏 旱,Ⅴ級——旱。長江流域1000E以東地區有37個站點,經整理分析得出長江流域歷史干旱(Ⅴ級)和洪澇(Ⅰ級)頻率分布圖。流 域發生比較嚴重干旱的頻率平均為5.55%,中下游地區受旱機會高于上游地區,其中長江三角洲、干流中下游和洞庭湖地區干旱頻率高達9.0%以上,為全流 域最高干旱頻率區;其次是上游的嘉陵江地區,中心最高干旱頻率為7.0%以上。流域洪澇災害的平均頻率為7.97%,顯著高于干旱頻率。洪澇災害的地區分 布大體上與干旱相同,即中下游地區普遍高于上游地區。在干流中下游和兩湖地區有一東西向的洪澇災害高頻地帶,其中鄱陽湖北部和洞庭湖沅江、澧水至中游荊江 河段為洪澇災害的兩個高頻中心區,中心頻率高達12.0%以上;長江上游的嘉陵江和漢江上游地區為第三個洪澇災害高頻區。上述洪澇高頻地帶和中心與初夏中 下游的梅雨雨帶、盛夏上游集中性降雨雨帶以及流域的主要暴雨中心位置基本吻合。

    長江歷史旱澇在時間上的分配也是不均勻的。根據中國科學技術藍皮書第5號《氣候》公布的全國1000余年的“旱澇型年 表”資料,經補充分析得出長江流域歷史干濕氣候和旱澇周期變化規律,列表如下。一千余年來,長江流域經歷了三個大干濕氣候周期振動,其濕潤期和干旱期最短 為120年,最長達220年,其間各包括3~5個小旱澇期。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長江進人新的濕潤氣候期,當前處于這個新濕潤期中的第一個小洪澇期, 表內括號的數字為預測參考值。

    長江流域歷史干旱氣候和旱澇周期變化

     

    大干濕氣候期
    小旱澇期
    干旱期
    起止年
    歷年
    旱年數
    澇年數
    干旱指數
    旱澇期
    起止年
    歷年
    旱年數
    澇年數
    旱澇比
     
     
    濕潤期
     
     
    956~1069
    120
     
     
     
     
    17
     
     
    44
     
     
    2.55
    洪澇
    950~9989
    40
    3
    18
    0.17
    干旱
    990~1009
    20
    7
    2
    3.50
    洪澇
    1010~1069
    60
    7
    24
    0.29
     
     
    干旱期
     
     
    1070~1249
     
     
    180
     
     
    39
     
    41
     
     
    2.98
    干旱
    1070~1139
    70
    15
    14
    1.07
    洪澇
    1140~1159
    20
    3
    9
    0.33
    干旱
    1160~1249
    90
    21
    18
    1.17
     
     
    濕潤期
     
    1250~1429
     
     
    180
     
     
    27
     
     
    67
     
     
    2.55
    洪澇
    1250~1349
    100
    17
    38
    0.45
    干旱
    1350~1369
    20
    4
    4
    1.00
    洪澇
    1370~1429
    60
    6
    25
    0.24
    干旱期
     
     
    1430~1549
     
     
     
     
    120
     
     
    26
     
     
    30
     
     
    2.93
    干旱
    1430~1489
    60
    14
    12
    1.17
    洪澇
    1490~1519
    30
    2
    15
    0.13
    干旱
    1520~1549
    30
    10
    3
    3.33
    濕潤期
     
     
     
     
     
     
     
     
    1550~1769
     
     
     
     
    220
    40
     
     
     
     
     
     
     
     
    81
     
     
     
     
    2.63
    洪澇
    1550~1579
    30
    6
    20
    0.30
    干旱
    1580~1599
    20
    3
    3
    1.00
    洪澇
    1600~1619
    20
    1
    9
    0.11
    干旱
    1620~1649
    30
    6
    1
    6.00
    洪澇
    1650~1769
    120
    24
    48
    0.50
    干旱期
    1770~1979
     
     
     
     
     
     
     
     
    210
     
     
     
     
    48
     
     
     
     
    53
     
     
     
     
    2.95
    干旱
    1770~1829
    60
    15
    15
    1.00
    洪澇
    1830~1849
    20
    1
    9
    0.11
    干旱
    1850~1899
    50
    15
    12
    1.25
    洪澇
    1900~1919
    20
    4
    9
    0.44
    干旱
    1920~1979
    60
    13
    8
    1.63
    濕潤
    1980~(2099)
    120
    18
    44
    2.57
    洪澇
    1980~(2099)
    30
    2
    13
    0.15

     

    古代政區建制

    圖以譚其驤主編的《中國歷史地圖集》和歷代正史《地理志》為科學依據,按照中國政區建制的歷史發展過程,選編戰國、秦、漢、唐、宋、元、明、清8幅詳圖及春秋、三國、五代十國3幅略圖,合計11幅建制圖。

    《春秋圖》、《戰國圖》主要反映大諸侯國的分布。《秦圖》主要反映秦末郡、縣二級建置情況,“繪出流域內郡名、郡治、郡界及所轄的主要縣治,同時繪出夜郎等主要族國。《漢國》以西漢元始二年(公元2年)為準,標出流域內郡國名及少數屬縣。《三國圖》以魏景元三年(262年)為準,標出吳、蜀漢、魏三國名稱,繪出都城、國界及三國所建的州治。《唐圖》以開元二十九年(741年)為準,繪出流域內道名、道界及主要州名、州治。另外標出吐番政權。《五代十國圖》是以后晉天福八年(943年)為準,繪出當時存在的南唐、南平、楚、越、后晉等割據政權,標出圖界,繪出其國都及重要府州。《宋圖》以北宋政和元年(1111年)為準,繪出流域之內路名(轉運使路)、路治及路界,同時繪出所轄主要州府;另外標出大理、吐番等諸部。《元圖》以至順元年(1330年)為準,繪出流域各行省名稱、治所及省界。《明圖》以萬歷十年(1582年)的建制為準,繪出流域各省省名、省治及省界,同時繪出所轄的主要府州及衛、土司等內容。《清圖》以嘉慶二十五年(182年)的建制為準,繪出流域各省的省名、省會及省界。

    古代水利工程

    長江流域古代水利的狀況與發展,在各個歷史時期有其不同特點,主要是和當時的社會生產力發展水平以及社會各方面的總體情況與需求相適應的。

    春秋戰國以前,社會生產力水平低下,不可能興修較大規模的水利工程。即使出現水旱災害、人口、土地等方面的矛盾并不突出,人們也可易地而居,另覓土地耕作,洪水過后,再作善后處理。及至春秋戰國時期,封建制度逐步取代奴隸制度,生產關系的變革促進了生產力的發展,鐵制工具的普遍使用,為興修水利創造了有利的物質條件。又由于諸侯割據,互相攻占稱霸,出于對糧食、交通運輸等方面的需要,塘堰灌溉工程、人工運河有較大規模的發展。這一時期較著名的水利工程有:吳國興修的胥溪、胥浦、邗溝等人工運河;秦國興修的都江堰、長渠和楚國興修的木渠等灌溉工程。

    秦統一六國后,結束了諸侯長期割據的局面,建立了中央集權的封建國家。為了統一嶺南地區,出于運輸需要,開鑿了溝通長江、珠江兩大水系的靈渠。靈渠建成后,不僅可供通航,且兼有灌溉之利。秦代歷史短暫,未能興修更多水利工程,但秦始皇三十七年(公元前210年)仍“使赭衣徒三千,鑿京峴東南壟”、“鑿丹徒曲阿”,為隋代開鑿江南運河奠定了基礎。及至漢代,政權相對穩定,在長達400多年的歷史中,除對原有水利工程進行維修取得效益外,在今陜西漢中、河南南陽、四川成都、安徽舒城、江蘇揚州等地區和浙江長興一帶,都新建有相當多的塘堰灌溉工程,并開鑿了通揚運河。

    東漢末年,政治腐敗,王室衰微,黃巾起義,群雄并起,戰爭頻繁,水利工程興建甚少。及至魏、蜀、吳三國鼎立時期,為適應戰爭需要,屯田與灌溉、造船與航運等有了較大的發展。地處長江流域的蜀國、吳國和魏國的一部分,都利用長江流域有利的自然條件進行一些水利開發。

    三國歸一統之后,西晉只維持了50多年的統治,南北分裂。東晉及以后的南朝宋、齊、梁、陳等王朝共延續了270多年,其政治中心和統治區域主要在長江流域中下游地區。這一時期,全國經濟重心逐漸南移,江南成為富饒的農業基地。農業的發展與興修水利有著十分密切的關系,當時在今江蘇丹陽、金壇及浙江湖州一帶,興建了不少塘堰,而在湖南長沙及湖北枝江等地,也興建了一些塘堰。

    隋、唐兩代,我國封建社會進入極盛時期,社會經濟有了很大發展。隋代在興修水利方面的最大成就,就是在前人開鑿人工運河的基礎上,建成溝通海河、黃河、淮河、長江、錢塘江五大水系全長達1794km的大運河,其中在長江流域的段落,江北為江淮分界線至揚州,江南為鎮江至杭州。

    唐代對水利工程的興建很重視,一方面對歷代一些大工程如都江堰、靈渠、大運河等進行維修以充分發揮其效益;一方面則在長江流域許多地區興修相當多的灌溉工程。這些地區主要分布在今四川仁壽、彭山、新津、眉山、青神;湖南常德;江西臨川、南昌、宜春;安徽南陵;江蘇常州;浙江湖州等地區。

    宋代相當致力于南方的經濟開發,長江水利事業有較大的發展。其中最主要的是興修了溝通長江和漢江水系的荊襄運河。對太湖的治理出現各種主張。對長江下游的圩田工程相當重視,沿江地區和湖區墾田面積迅猛增加,較重要的圩烷有位于今安徽當涂的政和圩、廣濟圩和江蘇高淳的永豐圩。較大的灌溉工程是在今四川樂山興修了楠木堰。

    元代政治中心在北方,而京城的經濟供給卻仰賴于南方。《元史·食貨志》稱:“元都于燕,去江南極遠,而百司庶府之繁,衛士編民之眾,無不仰給于江南。”元代曾著力于重修大運河以解決南糧北運問題,但增運始終不暢,不得不依靠海運解決運輸。這一時期,還疏浚了練湖,使江南運河水源通暢,疏浚了吳湘江及一些塘浦湖群,以解決蘇州、松江、嘉定的排澇問題。在長江上游滇池地區,興修了松花壩。

    長江的堤防和海塘,始建時代難以確認,因是斷斷續續,且規模甚小。稍具規模的海塘起自漢代,即今浙江杭州附近的防海塘和海寧一帶的捍海塘。而堤防則始自東晉的滬讀壘和金堤。唐、宋時期亦有興建。其中最著者為唐及五代吳越王錢謬興修的浙西海塘,宋代興修的范公堤、無為大堤。

    明、清時期,長江水災較為頻繁,堤防和海塘工程的興建,就其規模和使用的人力、物力、財力方面,都大大超過前代。有些堤防,在歷代修建的基礎上進行培修,并逐漸連成一體,形成沿江的堤防系統,即當今的荊江大堤、武昌堤防、漢口堤防、漢陽堤防、黃廣大堤、同馬大堤。無為大堤。明代還興修了溝通石臼湖與秦淮河進而與胥溪聯系的人工運河胭脂河(天生橋河)。

    晚清至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主要水利工程
    工 程 名 稱
    修 建 年 代
    主要作用
    江蘇江都·三溝閘 清道光三十年(1850年) 閘與西堤相連,邵伯以北運道與諸湖分立
    湖北武漢·羅家埠閘 清咸豐七年 (1857年) 可排澇水64.1萬畝
    湖北荊門·趙家閘(趙家堰) 清同治十三年(1874年) 為滾水堰,高3.3m,長12m,堰面寬5m
    湖北武漢·武泰問 清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 排水流量208m3/s
    湖北大冶·四顧閘 清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 1978年修整,可排漬水12萬畝
    湖北武漢·武豐閘 1912年 1967年修整,流量28.5m3/s
    湖北鄂州·民信閘(樊口閘) 1924年 排水流量339m3/s
    湖北武漢·金水閘(金口閘) 1935年 排水流量360m3/s
    江蘇常熟·白環閘 1936年 排水流量345m3/s
    安徽望江·華陽閘 1937年 排水流量240m3/s
    湖北武漢·禁口閘 1941年 排水流量5.6m3/s
    湖北武漢·岱家山閘 1941年 排水流量10.5m3/s
    江西豐城·小港口閘 1944年 受益田畝36.5萬畝
    江西樟樹·龍溪閘 1947年 防止贛江洪水倒灌
    云南昆明螳螂川·石龍壩水電站 1912年 最初裝機容量480kw,擴建增修后,1949年裝機容量為2920 kw
    江蘇武進·戚墅堰電廠 1924年 安裝45kw電動機,灌田3000余畝
    四川瀘縣龍溪·洞窩水電站 1925年 最初裝機容量140kw,擴建增修后,1938年裝機容量為380kw
    四川成都·洗面橋水電站 1926年 裝機客量10kw
    四川成都·猛追灣水電站 1930年 裝機容量100kw
    四川金堂·玉虹水電站 1933年 裝機容量40kw
    河南西峽·蓮花寺崗水電站 1934年 最初裝機容量15kw,1937年擴建,裝機容量90kw
    四川長壽·桃花溪水電站 1941年 裝機容量876kw
    貴州修文·修文水電站 1944年 裝機容量1500kw
    四川江津·白沙水電站 1945年 裝機容量75kw
    貴州桐梓·天門河水電站 1945年 裝機容量576kw
    四川遂寧·石溪濠水電站 抗日戰爭時期 裝機客量175kw
    四川長壽·下硐水電站 1948年 裝機客量2990kw
    江西瑞金、興國革命根據地農田灌溉工程 1932~1934年 建武陽、石水水庫及隨圳水塘等7000余處
    江西贛州·堰壩工程153處 1939~1948年 灌田26.05萬畝
    陜西漢中·漢惠渠 1941年 引漢江水灌田6.3萬畝
    陜西漢中·褒惠渠 1942年 引褒河水灌田 13.5萬畝
    河南鄧縣·湍惠渠 1942~1947年 灌田15.36萬畝
    陜西漢中·清惠渠 1944年 引水灌田6.8萬畝
    湖北恩施·勝利渠成惠渠廣潤渠等9處 抗日戰爭時期 灌田2.18萬畝
    三峽·整治航道及纖道 清道光年間(1821~1850年) 清除灘險48處,開纖道數十里
    吳松江·虞姬墩裁彎工程 1935年 新開河2km,縮短航程1km
    四川綦江·渠化工程 1938~1945年 建船閘11座,疏浚航道32處
    四川釜溪河·渠化工程 1940~1943年 建船閘3座
    四川威遠河·渠化工程 1940~1944年 建船閘8座
    長江中下游地區·堤防培修 1931年大水后 長江沿岸1832km,贛江沿岸575km,漢江沿岸340km,完成土方7700×104m3
    長江中下游地區·堵口復堤工程 1935~1936年 1935年大水后培修,完成土方6800×104m3
    江浙沿海·海塘修復工程 1946~1947年 修復松江、寶山、太倉、常熟海塘3813m
    古文化重要遺存

    20世紀以來的考古發現,證實了長江流域也是中華民族古人類的發祥地,是我國古代文化的發源地之一。

    7000多年以前,長江流域有些地區就已開始水稻種植。隋唐以來,隨著經濟重心的南移,到明清時期,長江中下游地區,特別是長江三角洲地區已是朝廷主要的斂賦地區。

    【古人類文化遺址】大約距今200~300萬年前至100萬年前的舊石器時代,長江流域就是早期人類生存和演化的重要地區之一。已發現的古人類化石中,早期、中期、晚期的都有發現。

    近年來發現,約200萬年前,我國就已出現了在長江三峽一帶活動的古人類,被稱為“巫山人”。1965年在云南元謀縣發現距今約170萬年左右的元謀人(亦稱元謀猿人)為早期猿人階段的晚期,比北京猿人更原始,可能已會用火。1988年元謀縣又出土了一具人猿超科頭骨化石,距今約300~400萬年。以上發現證明長江上游滇中高原是人類起源的重要地區。長江中下游繼1975、1976年在湖北鄖縣發現兩顆猿人門齒化石(距今約50~100萬年)之后,1989年該地區又發現一具基本完整的“南方古猿”頭骨化石,距今約100萬年至200萬年,被認為系人類直系祖先的“南方古猿”屬,亦有稱為直立人。屬于上述的石器時代早期的古人類還有長江下游安徽和縣境內“和縣人”頭蓋骨化石,介于北京猿人和爪哇猿人之間,是我國迄今發現并保存最完好的猿人頭蓋骨化石。

    屬于舊石器時代中期的湖北長陽發現的距今約10多萬年前的“長陽人”,屬早期智人或古人。

    屬于舊石器時代晚期的距今約1萬年至10萬年之間的四川“資陽人”,已屬于晚期智人。近些年來,云南麗江亦有類似發現。

    新石器時期開始于約7000~8000年前,其基本特征為磨制石器、制陶和紡織的出現。長江流域上中下游都已發現重要遺存。

    長江上游除成都平原外,東至三峽地區,西北至甘孜、阿壩境內,西南至安寧河、雅礱江流域,均有遺址發現,初步統計約數十處,其中最著名的屬巫山大溪文化遺址,經1959年和1975年兩次發掘,共發掘墓葬214座,出土器物有石斧、石鏡、石鑿、網墜、魚鉤、箭鏈、紡輪等生產工具;釜、罐、曲腹杯、碗等生活用具,還有耳墜、抉等裝飾品,代表了新石器時期從中期到晚期3個不同的發展階段。

    長江中游的新石器時代遺址幾乎遍布江漢地區,尤以江漢平原分布為密,僅湖北已發現的新石器時代遺址就有450多處,經發掘和試掘的有60多處,多集中分布在漢江中下游和長江中游交匯的江漢平原上。早中晚期文化特征都具備的屈家嶺文化,以薄如蛋殼的小型彩陶器、彩陶紡輪、交圈足豆等為主要文化特征,還出土有大量的稻谷及動物遺骸,畜牧業也相應發展。飼養的動物種類增多,并已有了漁業。該文化的影響范圍甚廣。

    長江下游的新石器時代文化序列可以河姆渡文化、馬家洪文化和良洙文化為代表。位于杭州灣附近浙江余姚的河姆渡文化遺址發現于1973年,曾先后兩次發掘,出土的約7000件珍貴文物中,有成堆稻谷、稻殼遺存,是目前世界上發現的年代最早的人工栽培稻,證明6000~7000年前就已掌握種稻技術;出土大量“骨耜”,證明已脫離“火耕”,開始用骨耜翻地;還出土了大片木構建筑,已出現榫卯,是迄今已知最早的“干欄式”木構建筑。

    20世紀50年代,在長江流域陸續發現了一批殷商文化遺址。四川新繁水觀音遺址的出土文物說明“蜀”與殷商中期有密切的文化交流。

    長江中游湖北黃陂盤龍城遺址是已發現的長江流域第一座商代古城,距今3500多年。城邑和宮殿遺址壯觀齊全,遺址、遺物、遺骸中明顯反映了奴隸社會的階級分群。屬于商晚期的大冶銅綠山古銅礦是我國現已發現的年代最早規模最大而且保存最好的古銅礦。江西清江的吳城遺址是長江下游重要的商代遺址。1989年江西新干出土大量商代的青銅器、玉器、陶器,距今約3200多年,具明顯的南方特色。這些遺存對于了解至今仍較為模糊的長江流域商代文化,具有很高的科學價值。

    西周以后至清代兩千多年間,在廣袤的長江流域留下了大量古建筑、古墓葬、古造像石刻、古窯址等遺跡及遺址。在長江的上、中、下游,出現了各自孕育、發展、互相影響日趨鼎盛的巴蜀文化、荊楚文化、吳越文化。

    【古建筑】馮煥闕為東漢幽帝時安州刺史馮煥墓前神道石闕,為四川現存最早的石闕,對研究漢建筑、雕刻藝術及文物制度很有價值。平陽府君闕是現存漢闕中雕刻最精美的。

    溪州銅柱(湖南永順),是五代后晉刻有盟約的銅柱;玉泉寺鐵塔(湖北當陽),是佛教建筑;太和官金殿(云南昆明),是古代道教官觀建筑。
    安徽黟縣西遞“中國古代民居博物館”,被稱為古代建筑藝術的寶庫,傳統文化的縮影。

    大屯土司莊園(貴州畢節),為清末彝族土司莊園中保存較完整的一座;祥集弄民宅(江西景德鎮)、潛口民宅,是明民居;岳麓書院。白鹿書院、西秦會館、杜甫草堂,都是名建筑;卓克基土司官寨,是集居住、官署、防御于一體的少數民族官寨建筑(四川馬爾康);還有蘇州庭院等等。

    【古墓葬】主要有湖北隨州擂鼓墩古墓群;荊州楚墓群;浙川楚墓群;樂山麻浩崖墓;棘人懸棺墓群;荊州秦漢墓;云夢秦墓;長沙漢墓;王建墓;李自成墓;張衡墓;李時珍墓;明顯陵;南唐二陵;明孝陵等等。

    【古石刻、碑刻、造像】主要有北山摩崖造像;寶頂山摩崖造像;樂山大佛;白鶴梁題刻;麥積山石窟;褒斜道石門及其摩崖石刻;特別是袁滋題記摩崖石刻,歷史地反映云南邊疆地區與中原的關系,同時又是民族友好的重要歷史文物。

    云南曲靖的段氏與三十七部會盟碑,系宋大理國碑刻,又稱石城會盟碑,是研究大理國史及云南民族關系的重要實物資料;大理南詔德化碑,是贊揚南詔與唐朝關系的重要碑刻;南京棲霞山石刻,是現存唐碑中最早的行書體碑之一。

    【古窯址】湘陰兩晉至唐代的青瓷窯址,宜昌均山窯址,為吳晉時期南方青瓷窯群址,是我國南方早期青瓷重要產地之一;長沙銅官窯遺址,是唐五代瓷窯遺址,開彩色釉先河,陶瓷史上有重要意義。

     

    重庆时时彩5位精准预测

    <track id="tdptx"></track>

      <thead id="tdptx"></thead>
      <address id="tdptx"></address>

      <track id="tdptx"></track>

      <track id="tdptx"></track>

        <thead id="tdptx"></thead>
        <address id="tdptx"></address>

        <track id="tdptx"></track>